原漢關係再出發~族群巨著推薦「傀儡花」

西元1867年(清同治六年),發生在昔日瑯嶠(即今日恆春地區)的故事,不僅讓台灣登上國際舞台,也改變了台灣歷史,甚至還改變了台灣人的族群結構。

墾丁海岸曾是喋血海岸。
美國海軍曾嘗試登陸,但被「斯卡羅族」打敗。
美國領事曾與「瑯嶠十八社總頭目」簽署國際條約。
1867年的這些史實,牽動了台灣的命運。

1867年發生於墾丁海邊的「羅妹號事件」,是近代台灣史蝶翅的第一次拍動,拍出了1874年日本人的「出兵台灣」(牡丹社事件),又接續拍出了1875年沈葆楨的「開山撫番」,拍出了1885年「台灣建省」,更拍出了1895至1945,五十年的「日治時代」。 《傀儡花》重現了真實的時空、事件與人物,有史實依據,也有虛構成分。小說家藉由想像和推理,在幾個看似孤立的歷史事件之間找到了鏈結,從而串接起當下與過往的情感紐帶。

醫師跨界為作家的名人不少,但專注於臺灣歷史小說的卻只有血液疾病權威陳耀昌醫師。陳耀昌表示,他所寫的第二本歷史小說「傀儡花」,是以1867年發生在臺灣的國際事件為背景,寫出臺灣族群融合的陣痛。

陳耀昌醫師說,今日的台灣,在1604年陳第寫《東番記》之後四百年,已包容了各不同階段的新移民,而成種族大熔爐。他一直想強調一個理念,臺灣是多族群,多元文化社會。各族群應互相尊重,各自發展而並存共榮。所以,他用一個在臺灣教科書上幾乎都不會提到的1867年在南臺灣發生的一起船難事件為背景,撰寫他的第二本歷史小說「傀儡花」,除了為原住民在臺灣的歷史地位正名,也希望促成臺灣各族群間的和平共榮。

小說描述發生在一八六七年台灣恆春半島的故事,故事中的事件史有明文,人物則有九成是確有其人。傀儡花指的是女主角潘蝶妹,為客家人父親和嘉禮番公主的混血女兒,但因傳言訛誤,誤讀為傀儡番,才被稱為傀儡花。

故事從美國一艘羅妹號發生船難起始,船上十多人改乘小船來到恆春半島,遭生番誤殺,引發美國和大清國之間的緊張關係。美國駐廈門公使李讓禮奉命前來調查此事,因為語言、風俗和之前台灣原住民對西方人的芥蒂,使得雙方劍拔弩張,眼看戰火即將引爆…… 船堅炮利的美國大軍對上各自為政的台灣原住民,後者鐵定難以抵擋。為了大局著想,斯卡羅族頭目卓杞篤臨危受命,負起團結禦侮和折衝尊俎的使命,不卑不亢的化解了這場危機。

陳耀昌飽讀史料,融會貫通,虛實相雜,又順理成章,讓人彷彿親歷現場,活在當年,看到那時台灣各方人馬(包括福佬、客家、生番、熟番、混血土生仔、清國官僚、外國使節、傳教士等等)彼此的算計,叫人一讀心驚,再讀心寒,三讀心酸。

關於作者:陳耀昌教授
陳耀昌是國內少見的台灣史小說家。其第一本小說《福爾摩沙三族記》即入圍文化部「2012臺灣文學獎」及入圍2013臺北國際書展「書展大獎」。2015年之《島嶼DNA》,發行後迅速成為暢銷書,其中之文章,在網路上造成轟動。目前並以醫學教授而跨界擔任東華大學原住民民族學院駐校作家。

陳耀昌專文:尋找消失的一八六七──我為什麼寫《傀儡花》


請按星星為這篇文章評分吧 :